从读书管窥教师的“忙”与“闲”

师道

         从读书管窥教师的“忙”与“闲”

○ 烟台市实验中学  孙贞锴

说起教师的“读书”,自上而下都是大张旗鼓地表示倡导支持,在很多场合特别是有关的宣传和交流材料上往往多有体现,具体到教师个人,在自我总结和表白中也多是宣示自己在不断地“读书学习”,如果你说哪一个地区、哪一个学校、哪一个教师“不注重读书学习”,恐怕会令对应的一方颇感不悦,因为大家在这方面多多少少是做了一些工作、费了一点苦心的。

但在私下我们不难发现,不少老师对“专业阅读”没有感觉甚至嗤之以鼻,更多人则常常会作如是诉苦:唉,太忙了,没有时间读书学习。

这种“有心无力”的背后,除了教师本体因素的作用(如不善规划、不爱学习等)之外,确也是一种不得不正视的客观情态。

苏霍姆林斯基在《和青年校长的谈话》中指出:“要把看书学习变为教师的精神需要,应有一些非常具体的、容易捉摸和便于衡量的前提和条件。这首先就是时间——教师的空闲时间。教师能自由支配的时间越少,他陷在写各种各样的计划、汇报里的事情越多,那么,他没有什么东西可教的时刻就会来得越快。”现在大多中小学教师本身承载的工作量比较大,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已经很少,针对这一情态,教师更需要集中有限的空闲和精力潜心教研,有关方面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怎样引导教师利用相对的空闲时间进行有效的读书学习和专业规划,并在某些必要的统一的集体活动之外尽可能为教师创造一点自主的空闲时间。遗憾的是,在浮躁功利、形式至上之风的浸染下,学校、教师往往为某些繁苛的项目而捆绑、琐细的事务而困扰,如此折腾更不堪重负,谈何读书学习?再有的就是——很多教师在宣传鼓动下只知道一味地挤学生、抢时间、拼分数。面对如是导向,很多人自然而然利用一切时间“忙”着,忙着那些不管有用无用、不管得当与否但对于眼前“功利”却实实在在的东西,尽管这样的日子从其内心来说——着实很苦、很单调、很乏味,尽管教育生态和教师发展已然潜伏并呈现“亚健康”症候。

这时大家似乎看清了一点:有时越是说要做“有思想的教师”,实际走向却越是在做“思想单纯”的教师,稀释和冲淡着基于教师专业诉求最起码应有的“思想”。久而久之,我们会看到这些群落之中整体及其个体内涵的缺失,尽管这种缺失仍会以某种特有的方式被掩饰乃至美化着。(笔者曾聆听某名校一位特级教师的班主任经验,除了众所周知的严、细、靠之外竟然别无所论,事后大家的感应不免“皆叹惋”。)

是的,诚如爱因斯坦所言:过多忙碌、负担过重必然导致浮浅。

现在,我们倒过来想想:如果教师的工作量都有较大幅度的减轻,空闲时间大大增加,教师的“读书学习”和专业蕴涵是不是就会大大增进?未必。一个显见的例证是:在一些教师平均课时数和执教班级数量减半的学校,我们没有看到教师中间专业学习的热情有多高,恰恰相反,看到听到的是不少教师如何充分利用这些比较充裕的空闲——上网玩游戏、聊QQ、看电影,如此等等。(在教师的整体休闲领域这些活动有其合理性,但将其在工作时间内无度地移植、扩展显然是不当的,对教师发展所造成的后果实际上是极其严重的,鉴于管理以及人情事态的复杂多端,对其现象不可能全然禁止,教师本身对此切不可以为有机可乘而无所顾忌,恰恰相反,对此应树立清醒认识,保持自觉自悟、自警自励。)再有的一部分,就是止步于严、细、靠的“兢兢业业”,他们的表现自然要好,和前面所述的工作量较大的教师一样,把自己的工作时间全扑在了一个“点”上。

曾经的一所乡村学校,教师的课时工作量比城里减半,一位有远见的领导考虑到学校教师的某些实际状况,尝试在教师中间推进教育随笔撰写活动,敦促教师每周撰写随笔(字数不限)并跟进学习,这位领导定期收阅一一细读并作详细记录、及时点评,一个时段下来,很多人不再简单抱怨,而是尝到了甜头获得了启发,开始有了专业学习、自觉读写的萌芽和意愿,但是,因为触动少数教师、领导圈落的既得利益、习惯势力、惰性思维,这项很有价值的活动中途夭折,因为,很多教师在空闲之余习惯了“无所顾忌的松快”或“不加思考的打拼”。

——面对相对富余的空闲时间和有利条件,很多人或者找不到前进的支点和取向,或者仍然驻足于那种原始的工作方式,多少年下来,我们看到的恐怕仍然是:这些群落之中整体及其个体内涵的缺失,尽管“这里的黎明依然静悄悄”、对大家似乎没有多少影响。

为此,我要对爱因斯坦的话作出补充:不知何以所负,过而不当的闲散也必然导致浮浅。

我们倡导教师专业指向的读书学习,绝不是要大家进行书呆子式的闭门造车,绝不是要大家单纯务虚而松却教学实务,绝不是要大家无视考试、分数等现实教育测评合理层面的诉求与追求,而是为了切实转变和提升教育理念、趋于正当的教育价值取向,为了建立和坚守教育者应有的人文情怀和精神本体,而是为了建构清醒、理智、敏锐的专业头脑和专业思维,为了稳步增进教育教学内涵、以更适切的方式改进我们的教育教学工作。

苏霍姆林斯基一再强调教师要养成思考的习惯,要“把读书作为精神的第一需要”,而其“读书学习的需要只能在教师集体的整个精神生活的气氛中养成”。可见,没有一种置身集体的健康的文化引领,没有一种基于个体的自觉的专业觉醒,教师无论有多“忙”多“闲”,都很难实现真正的“专业发展”,更难以探寻并获得真正的“幸福感”。

只有真正“忙”其所“忙”“闲”其所“闲”,教师才会“忙”而不乱、“忙”得更有价值,才会“闲”而有道、“闲”得更有意义,在“忙”与“闲”的相得益彰、互补互助之中真正步入和达成一种持续稳健、蓬勃向上的专业发展境态……

《从读书管窥教师的“忙”与“闲”》有3个想法

  1. 说的太实在了,却是在很多教师中间都存在这样的现象。以后我要好好改正。“无所顾忌的松快”或“不加思考的打拼”只能让自己流于肤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