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哲保身”:不要总来“贬”我

“明哲保身”:不要总来“贬”我

○一剑长鸣

现在一谈起我——“明哲保身”,大家可能都会说异口同声说我是“贬义词”,直接把我贬到了十八层地狱。

为啥?

翻一下《现代汉语词典》,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给我作出如下解释:“明智的人不参与可能给自己带来危害的事情,现在指因怕犯错误或有损自己利益而对原则性问题不置可否的处理态度.”还有更厉害的呢——1937年,咱们的领袖毛泽东在《反对自由主义》一文中谈到自由主义的种种表现时,指出其中一种即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看见了吧,我在这儿,是很典型的批判对象。70多年了,都改革开放30年了,可我呢——至今还戴着个灰帽子哩。

知道我今年多大了,最早从哪儿生出来的吗?

说出来吓你一跳——《诗经》!(我这个中国公民现在多少岁了,你算算吧?)

《诗经·大雅·民》里说:“既明且哲,以保其身。”从原文看,我本来还是蛮中性的(甚至有褒义色彩),绝没有现在人们理解的那么糟糕。

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尽悴事君,明哲保身,进退始终,不失其道。”这里我的意思明显是“善于明达事理、洞见时势、居安思危、择安避危”,也就是说,从我的本义和古义看,和时下的理解有着截然不同的另一层含义。不过,要在咱们中国根深蒂固的封建社会及其政治体制下生存,特别是对那些志存高远、胸怀道义的仁人志士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怪乎南宋的陆游在《跋范文正公书》中感叹:“信乎明哲保身之难也。”慢慢地,我原本骨子里具有的真正的“明智”和“通达”——也就被许多人偷换成回避原则、苟全自保的人生哲学。

现代作家朱自清在《论气节》中也意味深长地说道:“忠节至多造就一些失败的英雄,高节更只能造就一些明哲保身的自了汉,甚至于一些虚无主义者。”明白了吧——为什么现在有些实干家出力不讨好,而有些人却高枕无忧、一向讨好不出力呢?因为前者太认真、太讲原则了,在世俗的环境中他们的理想、行为似乎都与“大流”不合,越重“气节”反而日益为之所累,此番“明智”反不能“保身”,这似乎使更多人明白——还是做老老实实的“自了汉”或者白日作梦的阿Q好了!这,难道只能归结于个人的悲剧吗?

知道从古到今大大小小的马屁精们为什么一路顺风吗?因为他们懂得另一种“明哲保身”,他们“明”的是哪门子“哲”理,不得而知。我,算是被咱们中国人弄糊涂了,难得糊涂啊!我不知道,我究竟应该坚守本来和从前的面目——还是与时俱进、选择后来被“和平演变”而异化的我?

我更不解的是:既然那么多人都争着贬黜现在的我,可为什么他们为人处事时却又总围着现在的我团团转呢?譬如说吧,有的事明明知道是错的,可为什么就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外国老板发威了,让中国员工集体下跪,大家心里想必都很愤然、可为什么旋即就齐刷刷跪了一片……难道,这就是鲁迅先生笔下所描述的特有的中国国民性吗?

说吧,可爱的朋友,你们应该选择、继承和发挥的是“今我”还是“旧我”?而未来的“我”和你,又会怎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