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之诗

 


中国农民之诗


  山东烟台  大凯


 


中国农民不识几个大字


却都会写诗


每首诗 


孕育在发着酵的粪肥里


却都散发出泥土的香气


 


 


一把把锄头作笔


蘸满一股股脊背上的溪流


在一方方黄土地里


抒发着盎然的诗意


伴年年岁岁  风风雨雨


中国农民出版着


一部又一部 


三百六十五首的诗集


 


 


这一部部诗集


只用黄土地和黄皮肤


作了封面


不需要压膜和镀金


读它的每一页


你都能品出粮食满仓的味道


你的眼里


也总会闪现  浓郁的乡情


它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


都是中国农民向土地


倾吐  苦与乐的


心声


 


 


读着它,你才会看清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间


蕴藏着  多少生命的美丽


 


 


中国农民写诗


没有高论,却很注重诗眼


总是用一把把稻谷和米麦


构建出丰富的意境


用喊了千年的“杭育杭育”


长吟着


日子就像土地一样


宽厚和饱满起来


 


 


读着质朴的诗篇


你能啜饮到生命的原汁


你会真切感到


镰刀锄头里有几多灵性


看吧——


中国农民齐弯腰


连成一座座巍峨的山


山间回荡起高亢的歌


歌声捻起那无尽的皱纹


又把一张张古铜色的脸


织成一幅幅古老的地图


直夹作三百六十五页里


一枚又一枚沉重的书签


 


 


读懂了吗


读懂“中国农民”四个大字


读懂《中国农民》这部诗集


你必须理解  理解什么


——


理解在辛勤劳作中的沉默


理解一簇簇深沉的呼吸


理解一双双耕牛的目光


理解一粒粒种子发芽的高度


理解一穗穗沉甸甸的梦  仍有多么稀奇


  许就是 



最真实最无穷的


韵味


 


 


当你远离人声喧闹的大街


走进乡间的羊肠小路


当你脱身霓虹闪烁的都市


踏进骄阳笼罩的田地


当你听到上学的小儿郎


背着“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时



才会在蓦然回首间


真正发现——


一组最有价值的汉字是什么


一部最伟大的中国史诗是什么


这时


总会感到


身如一把锄头


 





“前仆后继”与“前赴后继”

 


“前仆后继”与“前赴后继”


           ○山东省烟台第20中学  孙贞锴


鲁迅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中写道:“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自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前仆后继”这个词语我们非常熟悉,同时还有一个词语“前赴后继”,此二者语义接近,但又有一定区别——


前仆后继:前面的人倒下了,后面的人继续跟上去,形容英勇奋斗,不怕牺牲。


前赴后继:前面的人上去,后面的人就跟上去,形容奋勇前进,连续不断。


鲁迅在文中运用“前仆后继”显然比“前赴后继”更符合上下文语境,表明“中国的脊梁”代代相传,后辈继承前辈为国为民、不怕牺牲的精神。可见,二者虽有一字之差,个中差别看似微小,实则微妙,有时用起来还真含糊不得。

“苏轼”还是“苏东坡”?

 


“苏轼”还是“苏东坡”?


——小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创作时间和地点


 


○ 山东省烟台第20中学  孙贞锴


宋代大文豪苏轼自号“东坡居士”,这一点尽人皆知。宋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挂名“团练副使”,诏令规定他“不得签书公事”,由此他成了一个地地道道有名无实的闲官。随后,弟弟苏辙将其家属送来,一家人生活困难,好友马正卿为此多方活动,才于第二年获准把过去驻兵的几十亩营地拨给他,一家老小从此起早摸黑,在此开荒躬耕。苏轼后来就把开辟出来的这块地称为“东坡”,并自号“东坡居士”。


20091221《南国早报》发表署名“李涛”的文章《当苏轼变成了苏东坡》(这篇文章又被《山东教育报》等报刊转载),文中十分明确地谈到“当苏轼变成了苏东坡”,在他人生最为困窘之际却写出了最好的诗词和文章,“在一个中秋之夜,他喝醉了,写下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的千古绝句”。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说法与实际有悖,恐怕是写作者的臆断。


苏轼贬至黄州期间,是他创作中的一个高峰,正如余秋雨在《苏东坡突围》中谈到的那样:“苏轼成全了黄州,黄州成全了苏轼”,“正是这种难言的孤独,使他彻底洗去了人生的喧闹,去寻找无言的山水,去寻找远逝的古人”。前后《赤壁赋》、《寒食雨二首》、《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名篇都创作于此时,在这些作品中,他寄情山水、借凭吊古人抒发自己关于人生的感慨,衬托自己悲伤的情怀。“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等句出自苏轼所作名篇《水调歌头》,但创作地点不是黄州而是密州,时间是宋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中秋节,此时的苏轼虽然已因对新法持有异议而离开中央自请外放,在地方上却是有职有权的父母官,正担任密州知州(今山东高密),其弟苏辙则在济南,兄弟二人已有多年未曾相见。欢度佳节的愉快和牵挂爱弟的情怀,乃是这首词的基调。任职密州时期的苏轼,其诗词创作步入繁盛期,这首《水调歌头》就是颇具代表性的作品(此外,还有《江城子·密州出猎》等名篇问世)。但是,此时的“苏轼”尚未成为“苏东坡”,而此时“苏轼”之作品与后来成为“苏东坡”所作作品,由于前后处境、心境的细微差别,从中表现出的格调和意境——无疑还是有差别的。


“在一个中秋之夜,他喝醉了,写下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千古绝句”,在这个中秋之夜写下如此千古绝句的,——不是“赋闲”黄州的“苏东坡”,而是几年前主政密州的“苏轼”,所以,二者及其所作作品时间、地点绝不能混为一谈。

弄巧成拙的“双关”

弄巧成拙的“双关”


——对一则广告的批评


○山东省烟台第20中学  孙贞锴


某电视台播出的一则广告,专门宣扬一种治疗腹泻的“灵丹妙药”,而且把“老师”给搬了出来,镜头大致如下——


老师最需要什么?”


“马桶!”几个学生齐声高呼,“经常拉肚经常拉肚经常拉肚!”


然后学生拿出了治拉肚子的药送给老师,说这才是老师最需要的。


这则广告中“老师”意在双关,一是指经常拉肚子的老师姓谢,二是指学生答老师的行为。老师拉肚子,学生对症送药,这是学生体贴老师、“老师”最为可取之道。


这则广告看似艺术,实则弄巧成拙:拉肚子的人多了,为什么偏偏把老师搬出来?几个学生高呼“马桶”、“经常拉肚”,如是画面看起来好像挺诙谐,实则不雅,给人感觉很不舒适,甚至有点作呕。答老师的行为很多,为什么偏偏给老师送药?再说了,说句不中听的话,送什么不好非得送药?还有,学生送东西答老师,合适吗?合乎教育之道吗?综上所述,这则广告的立意、内涵及其表现形式都存在一定问题。


所以,在笔者看来,这样不免有些低俗的广告还是少一些为好,希望那些设计广告语的大家们实实在在多动点脑筋,把脑筋动到点子上,精心打造精致之作,免得“聪明反被聪明误”!


 

小说“聊摘”

 


小说“聊摘”


       ○烟台第20中学  孙贞锴


去年,烟台电视台增设了一个新栏目,美其名曰“聊摘”,主持人预报节目时常会说“下面是‘聊摘’节目”并随之附上一段话——“聊人间大事小情,摘天下趣闻妙论”。很显然,他们是把“聊摘”当作“聊人间大事小情,摘天下趣闻妙论”的简称,同时将其作为一个独创的具有特指性的词语面对观众。


“聊摘”明显是利用了“聊斋”的谐音,从而达到引起公众注意、提高收视率的目的。但是,这里的“创意”——未必经得起推敲。


“聊斋”本是蒲松龄的书斋名,话说蒲松龄在其住处附近设一茶棚,凡来者皆免费送上一壶茶,坐下与之闲谈,由此收集了诸多奇闻异事,将其加工润色后记录(“志”)下来,便有了《聊斋志异》。“聊斋”的本意就是“用来聊天闲谈的小屋”,这是个偏正式词语,“聊”的意思是“交谈”,作为“斋”的修饰和限定成分存在,符合语词组合的基本规则。现在说起“聊斋”,除特指蒲松龄的书斋以外,也特指《聊斋志异》这部名著,这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名词。


而“聊摘”呢?其本身内涵支撑不足,并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语词存在,如果说其语义指向是“聊人间大事小情,摘天下趣闻妙论”,这一语句虽然意义明确也很对称,但要由此概括、简称为“聊摘”并单独列成一个栏目名称则不免显得很勉强。“聊摘”的词性是什么?名不名、动不动,就算是一个双音节合成词,其词语结构又是什么?很难说清。这种确有所指却又“独力难撑”、似乎在“跟着感觉走”而造出的新“词”,也决不会使人生发真正意义的“语感”。


“聊摘”与“聊斋”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但又确属套用“聊斋”无疑。对“聊斋”这样早已深入人心并直指中国传统文化经典的特定语词——如果可以妄加“套袭”和“改进”,严格说来,这是对祖国文字文化的一种“亵玩”。对其现象的默认甚至赞同,久而久之,必然导致一些根本不规范却又似乎很时髦、不乏吸引力的词语(特别是打着“简称”名义)——堂而皇之地进入到人们的视界之中。谐音的运用有时是把双刃剑,如果运用得当可以收到出乎意料的表达效果,反之,如一味着眼于“巧合”而滥加套用,就可能导致语言运用的失范和随意化。


须知:检验语言运用的首要标准,决非一时轰动、迎得多数观众或者获得明显的经济收益,而是规范化。时刻以严谨态度面对祖国语言文字,更是我们应该具有的一种社会责任感。


 


(注:笔者当时致电烟台电视台,谈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希望引起他们的注意。电视台对此并未表态。基于这一问题在理解和认识上的分歧,不仅是笔者与台方有关人士的分歧,在一定程度上,更是社会公众对此存在的分歧。笔者后来在执教班级开展了相关讨论,36人中有21人对电视台的这一“创意”明确表示赞同,包括笔者在内的15人表示反对,大家都谈了自己的理由,从一隅即可看出分歧的存在,争论还将持续,从中我们必将发现更多问题。) 

一字之差的背后

一字之差的背后


                              ◆孙贞锴


镜头一   著名女歌星伊能静在唱一首主打歌曲时将歌词中的“羽扇纶巾”的“纶”(guān)唱作“lún,后来有记者采访此事,伊能静对此不予理睬,很不耐烦地对身边的人喊一声“走”,随即拂袖而去,其潇洒、狂傲可见一斑。


镜头二  在某镇举行的中小学教师表彰大会上,分管教育的副镇长正在“发表重要讲话”,其中用到一个词语“高屋建瓴(líng”),镇长高声念到“高屋建瓴(wǎ)”,台下很多人偷偷笑起来。(镇长大人的讲话稿是秘书写的,秘书工作不周到,没有在这个字上面注音。反过来说,秘书要是真这样做,岂不是小觑镇长大人:堂堂镇长,区区一个小小汉字还能不认识?)


现在,如果我们把镜头中的伊能静小姐、镇长大人换成是某某教师,采访的记者、台下的听众换成学生,会出现何种反应?


想必全然是另一番情景:前者,学生对教师的不以为然必定颇表质疑、甚为愤慨;后者,学生则会哄堂大笑。好在教师一般不会这样做,会努力避免这样的错误。在严肃的语言文字面前,从来没有这么一条规则:高官、明星可以肆无忌惮、将错就错。这绝不是什么吹毛求疵、钻牛角尖、抠字眼儿。从一字之差中,似乎也能多多少少看出某些明星、官员的素质。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为师者更当时刻谨记。没有严谨的治学之风,纵有超越众人的职位、盛名,也是做不成学问的。治学,请从避免、正视一个小小的错误开始。

“解甲归田”的“解”读“xiè”吗?

 


“解甲归田”的“解”读“xiè吗?


○孙贞锴


前期,电视连续剧《民族英雄马本斋》正在热播之中,剧中马本斋置身军队却不得其志,多次说道“又要解甲归田”之类的话语,剧中人将“解甲归田”的“解”读作“xiè”。无独有偶,电视剧《大宋提刑官》中刑部尚书在皇帝面前告刑部侍郎史文俊的状,说史文俊“说我是老糊涂、老妖怪,还要我解甲归田”,电视剧《少林寺传奇》第24集高演意图利用已“解甲归田”的大将军、借用少林力量篡位,剧中人均将“解甲归田”的“解”读成“xiè”。(三剧相应镜头银屏下打出的汉字都是“解甲归田”。)这里的读法正确吗?


成语“解甲归田”的本意是脱掉铠甲、离开军队、回家种地,后也泛指辞去官职、回家不干了。这里的“解”是“解开”“脱掉”的意思,“解甲”即脱去铠甲,西汉扬雄《解嘲》云“叔孙通起于枹鼓之间,解甲投戈”,后蜀花蕊夫人《述国亡诗》也曾写道:“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解”历来有“ji씓ji蔓xiè”三种读音,“jiě”是我们最常见最熟悉的,取此读音的“解”含义颇多,其中就有“解开,脱掉”“解除”的含义。根据198512月我国颁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编修的《新编普通话异读词词典》(明天出版社,19935月第1版)中对“解甲归田”的“解”读音明确标注为“jiě”,对于这一词语的读音这里并不存在统读问题,而是它一直应该如此。


读为“jiè”的“解”字主要含义有:①押送,如“解差”(旧时押送犯人者)、“解送”(押送财物或者犯人等);②“解元”,明清两代称考取乡试第一名的人为“解元”。而读为“xiè”的“解”字主要含义有:①懈怠,松弛。《诗经·大雅·民》云“夙夜匪解”,这个意义后来写作“懈”字;②懂得,明白,如“解不开这个道理”;③旧指杂技表演得各种技艺,如“跑马卖解”(特指骑在马上表演的技艺)、“解数”(本指战术架势,后泛指手段、本领);④用于地名,如“大解”“小解”(在今河南洛阳)、“解池”(湖名,在今山西);⑤姓氏。除此之外,这两种读音的“解”字还有其它一些用法,但是,排查其含义,均无“解脱”“解除”之意及相关佐证。可见,“解甲归田”的“解”读为“jiě”当属无疑。


那么,为什么不少影视作品中将“解甲归田”的“解”错读为“xiè”呢?我想,这里一方面大概是受了作为多音字的“解”有“xiè”这一读音的影响,辨音有误、二者混淆,同时可能将“解甲归田”自觉不自觉地偷换成了“卸甲归田”,“卸”确实也有“解除”的意思,“卸甲”与“解甲”从含义上基本是一样的,所以“卸甲归田”从字面意义上似乎也能说得通。还有一个成语叫“丢盔卸甲”,可能也对此有所影响。但是,“卸甲归田”从词典中是找不到的,也没有“解甲归田”可另写作“卸甲归田”一说,况且,对于约定俗成无可更改的成语,我们决不能随意修改、改造,这是对祖国语言文字文化的一种正确传承和必须应有的尊重态度。所以,即使荧屏上标出的是“卸甲归田”,也是值得推敲和商榷的。